以案說法演講稿:小“芝麻”香百家

撰稿人:宜春市袁州區袁山社區婦聯主席謝宜萍發布時間:2019-12-19[關閉][打印]

我是一名基層婦聯主席,同時也是法律明白人的踐行者。今天,非常榮幸能和大家在這里一起分享我的基層工作小故事,我將故事總結為六個字“小芝麻,香百家”。

中國有句俗話“清官難斷家務事”。可是今天,我要給大家講的卻是“清官可斷家務事”。也許有人會說,一個社區婦聯主席也算“官”嗎?我想,社區婦聯主席可能是天底下最小的芝麻官了。社區工作雖然普通,卻可以幸福成百上千的普通人;社區調解工作雖然婆婆媽媽,但有了我們就有了無數婆婆媽媽的幸福。所以,我可以響亮地說:只要認認真真的去做好身邊的小事就能成為“清官”,就能斷好老百姓的家務事,我們這樣的小“芝麻”也能香百家。

我社區有一位七十多歲的陳老太太,前些年因中風而偏癱,平時靠老伴照顧。今年五月老伴突然病逝,原本陳老太太有四個兒子,可是幾個兒子卻因為老母親的日常生活照料問題鬧起了矛盾,礙于面子,老人也不想鬧到法院,為此打電話到社區來尋求幫助。

我上門了解情況之后發現:矛盾的關鍵是老人住的那棟老房子的今后歸屬問題。事不宜遲,我召集村民小組干部和老人的四個兒子一起召開家庭會議。

“老四住了老爸老媽的房子卻沒出一分錢,應該讓他來照顧!”會議剛開始老大就先發制人地說到。“我住老爸老媽的房子也沒說不出錢,只是二老體諒我還沒有成家,讓我先暫時住在一起,再說房子的產權也還是老爸的呀!”老四也不甘示弱,生氣地反駁老大,雙方一度劍拔弩張,家庭會議沒多久便不歡而散。

有了第一次的調解經歷,我重新調整了策略。

我搜集了大量相關的法律依據,在家庭會議后第三天,我又召集村民小組的干部分別到幾兄弟家中輪番給他們上起了法律課。我鄭重地在他們面前宣讀《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二十一條規定:父母對子女有撫養教育的義務,子女對父母有贍養扶助的義務。子女不履行贍養義務時,無勞動能力的或生活困難的父母,有要求子女給贍養費的權利。“你們現在都不管老母親,那就是犯法”我特意將“犯法”二字加重了語調,我發現幾個兄弟聽到這里時臉上都有些驚訝,但是短暫的驚訝過后還是不以為然。“犯法就把我們關進看守所,我還正愁找不到其它理由呢”又是老大在故意刁難。見此情形,我馬上意識到:必須先從老大這里找到突破口,才有可能順利進行后面的調解。于是,為了緩和氣氛,我單獨找到老大聊起了家常。我們都是做父母的,都有自己的兒女,當我們老了、病了需要兒女照顧的時候兒女對我們都不理不睬,自己的心理還會好受嗎?父母辛辛苦苦將子女養大成人,付出了多少心血,我們同樣是做父母的應該都能體會得到。再說了,你也有兩個兒子,都生活在身邊,難道你就是這樣給他們榜樣的嗎?聽到這兒,老大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看到老大有了認錯的表現,我們趁熱打鐵,馬上亮出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婦女權益保障法》第三十四條規定:喪偶婦女有權處分繼承的財產,任何人不得干涉。談到繼承的財產,我又告訴他《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第十條規定遺產按照下列順序繼承:第一順序配偶、子女、父母。《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第十三條規定:有扶養能力和有扶養條件的繼承人,不盡扶養義務的,分配遺產時應當不分或者少分。你們現在這樣對老母親,上了法院也會判你們不分或者少分財產。聽到這兒,老大不停地點頭,同時主動要求找來幾個弟弟和談并表示愿意帶頭接受我們的調解協議。

于是,四兄弟又齊聚在老太太的家里,老大主動站出來第一個表態:三個兄長輪流照顧老母親,老四沒成家,可以每月支付贍養費給其他幾個兄長,等老四成家后再另外商談,老房子的事由老母親說了算。有了老大的表態,后面的調解水到渠成。遵照老太太的意思,老房子今后由四兄弟共同繼承。在社區干部和村民小組干部的共同見證下,四兄弟愉快地簽下了有關老母親贍養和老房子繼承的協議。看到那淚眼婆娑的老媽媽不再心傷,臉上又有了久違的微笑,我的心里有如花兒盛開在春天。

隨著工作的深入,我也漸漸地看到了更多的令人感動而鼓舞的一幕幕:當鄰里之間發生了矛盾時,他們會第一時間來到社區向我們尋求幫助;當我們走入村民小組時,村民會熱情地向我們打招呼,并邀請到自家去坐一會兒喝口茶。雖然只是一兩句寒暄,卻也讓我們真真切切地體會到了群眾對我們的信任與認可。我堅信:只要我們不忘學法、用法的初心,牢記為民服務的使命,充分發揮“法律明白人”的“傳、幫、帶”作用,帶動其他群眾知法、守法、用法,以更好的精神狀態投入工作,就一定能夠讓小小的“芝麻”香飄得更遠……

北京赛車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