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說法演講稿:千金難買法明白

撰稿人:鷹潭市余江區錦江鎮中心社區婦聯副主席徐佳媚發布時間:2019-12-19[關閉][打印]
 

小時候,父母告訴我要好好聽話,做一個好孩子;上學后,老師教育我要好好學習,做一個好學生;工作后,黨告訴我要遵紀守法,做一個好公民。歲月,讓我們對人生的理解和感悟越來越深。康德說:“世界上唯有兩樣東西能讓我們內心感受到深深的震撼,一是我們頭頂上燦爛的星空,一是我們內心崇高的道德法則。”

我叫徐佳媚,是一位80后,來自鷹潭市余江區錦江鎮中心社區,是一名社區干部。作為老百姓身邊的基層法律明白人,必須熟悉相關的法律,這樣才能參與基層治理,助力社會依法辦事。熟悉了法律就像中醫用藥熟悉了《十八反,十九畏》一樣,就不會在治病時用錯了藥,害死了人。同樣的道理,熟悉了法律知識,成為法律明白人,就有能力引導人們趨善避惡。下面和大家分享一個我經歷過的小故事:

俗話說“三個女人一臺戲”,大多數時候唱的都是文戲,動動嘴皮子,道道家長里短。近期我們那兒卻上演了一出精彩紛呈的“全武行”!

故事還要從三兄弟建房開始說起。兄弟三都已成家,拖家帶口卻擠在一處祖輩留下的老房子里,祖宅年久失修,破舊不堪,存在極大的安全隱患。后來三家都賺到了錢,便商量著拆舊建新分開住。多好的一件事啊,有新房子住了,三層半的小洋樓呢,一人一幢,一前一后,三家人都是樂樂呵呵的,大家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的笑容。然而幸福的笑容沒持續多久,就出現妯娌不和、家宅不寧的事情。

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原來老三媳婦在自家門前留出來的小路上圈起了院墻,方便了自己,卻給老大老二以及鄰居們造成了不便,老大老二媳婦一起上門制止。三個女人唧唧喳喳的鬧的不可開交,也不知是誰先動的手,反正這群女人是一言不合就開打,那場面,男人們趕來都攔不住,只能在一邊干著急。萬幸的是,還好沒有鬧出人命,女人嘛,打架不外乎拉、扯、踢、踹,掐脖子抓臉什么的,二打一的結果,就導致老三媳婦肋骨骨折。親戚關系鬧的很僵,兄不友弟不恭,摩擦不斷,咒罵不停,鄰居們也不堪其擾。沒人愿意退讓,更沒人愿對此事承擔責任。

一聽說這件事,我立即前往三兄弟家,對事情始末進行細致的了解,之后對老大媳婦與老二媳婦進行了普法教育,告知她們:根據《人體損傷程度鑒定標準肋骨骨折2處以上的傷勢屬于輕傷二級,當然,鑒定是法醫說了算的。如果一旦經法醫鑒定為輕傷,其行為就觸犯了刑法,《刑法》規定,故意傷害他人身體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民法通則》第119條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規定,致人身體傷害的,應當賠償醫療、誤工、護理、交通、住宿、住院期間伙食補助、必要的營養等費用。對于老三媳婦,雖然是受害者,但萬事有果必有因,若不是她以自身利益為主,也不會有這場無妄之災。顧忌到她受了傷,情緒不穩定,我則以安撫為主,和她一起學習了《民法》和《土地管理法》,在學習法律的過程中了解到:未經土地主管部門審批,盲目搭建院墻是違法行為。同時跟她分享了《六尺巷》的故事:“千里家書只為墻,讓他三尺又何妨。長城萬里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曉之以理,說之以法,動之以情。都說“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這都是特別的緣分。大家應該齊心協力,互相關心,互相尊重,互相幫助,這樣才能家和萬事興!

通過我的多番勸導,老大老二媳婦已經認識到自己的一時沖動所造成的嚴重后果,自覺提著水果登門致歉,主動提出給與經濟補償,并在老三媳婦臥床期間主動幫其做家務。而老三媳婦,最開始心理還是不平衡,但看到嫂子們放低姿態,主動道歉,也覺得自己的做法確實不妥,太過自私,都是親戚,凡事退一步海闊天空,慢慢地也就不再計較了,在養好傷后便主動將院墻拆除。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日常生活中的小打小鬧有時并不是小事,只要動手就是犯法,就要負法律責任。法律是懲惡揚善的準繩,是不可觸碰的礁石,我在每天的踐行過程中,深深的感知到它的溫度和情感。法律有情,所以我們才能依法辦事,心系群眾;法律有情,所以我們才能有法可依,依法治國;法律有情,所以我們才能建成平安、和諧、幸福的法治社會!

北京赛車开奖结果